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專家支招 堵住海外商標搶注漏洞

商標是企業重要的無形資產,是現代市場重要的競爭工具,是企業商譽的重要載體,如被搶注,企業將遭受巨大損失。據國家工商總局不完全統計顯示,目前我國商標已經進入國外搶注的高峰期。我國每年在外國遭搶注的知名商標達到300多起,涉及化妝品、飲料、家電、服裝、文化等多個行業,國內有20%的知名商標在國外被搶注。調查顯示,亞太地區是搶注中國商標的“重災區”,近年共有100多個商標在印度尼西亞被搶注,近200個商標在日本被搶注,近300個商標在澳大利亞搶注。

“我國商標在境外遭搶注事件屢屢發生,天津麻花、五糧液、青島啤酒等‘國貨之光’都曾遭遇海外商標搶注的危機。”北京慧權專利商標事務所專利代理人陳思安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國企業對商標國際注冊與保護的重視程度不足。每年我國商標國際注冊申請量不僅與國內商標注冊申請量有明顯差距,也與我國每年的外貿出口量極不相稱。

很多中國企業的產品雖然已進入海外市場,但該企業本身并不直接從事出口業務,而是通過出口商或代理商出口。“這些通過外貿公司對外出口的企業,往往只在國內注冊商標,海外商標注冊則由外貿公司代理。近年來,大部分外貿公司進行改組或改制,不再擁有企業在境外的商標注冊權,此前經由他們代理注冊的商標則需企業花錢買回。這種情況大大削弱了外貿公司幫助企業注冊及保護商標的熱情,留下被人搶注的巨大空間。”陳思安說。

中國企業的商標在海外遭遇搶注后,進行國際維權卻并非易事。其原因在于搶注信息獲得難、國際公示期短暫等。據了解,當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地區都有授予商標權的行為,雖然商標注冊之前多有公示程序,但多采用各個國家或地區的官方語言。中國企業很難對世界上所有國家及地區進行監控,而且一些企業對于商標的重視程度不夠,在國內都未必注冊商標,更沒有在國際上進行監控。在中國,商標注冊前公示期為3個月,但在某些國家和地區公示期僅為一個月,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中國企業發現海外搶注行為并及時采取維權措施的難度較大。

南粵專利商標事務所主任余飛峰指出,我國企業遭遇海外搶注后,證明搶注惡意也是一大難題。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采取商標權在先注冊取得制,即商標被搶注后,為了進行維權,需要證明自己商標具有一定影響力,并提供搶注人具有惡意的證據。在這一點上,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均與中國類似。根據中國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主張適用上述規定,企業需要證明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搶注人主觀方面是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判斷考量的因素包括注冊成功后是否自己使用、是否和被搶注人的產品屬同類或近似產品、是否對被搶注人高價轉讓或高價許可使用該商標、是否直接控告被搶注人侵權并提出賠償請求;二是搶注人采取了不正當手段,判斷考量的因素包括同行的關系、曾經合作過的背景、同一區域內的知情人。

北京君策知識產權發展中心主任曹中強表示,除了鼓勵企業積極注冊商標等常見措施外,完善風險評估機制也很關鍵。《國務院關于新形勢下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的若干意見》中明確指出,要“完善海外知識產權風險預警體系,完善海外知識產權信息服務平臺,發布相關國家和地區知識產權制度環境等信息。建立完善企業海外知識產權問題及案件信息提交機制,加強對重大知識產權案件的跟蹤研究,及時發布風險提示。”

曹中強建議有關部門在風險預警體系中,加入出口產品的相關商標信息,并加以統計分析,以達到較好的風險評估效果。在目前的海關統計信息中,增加商品的商標信息,如相關商品是否有商標,是哪個商標,商標所有權人是否為中國企業,該商標是否為中國馳名商標或者中華老字號等。綜合以上數據,再結合我國對外貿易政策,不同商品對商標的依賴性,對我國相關企業的商標在其主要目標市場的商標注冊情況進行分析,就可以較好地評估發生搶注的風險。

此外,很多遇到商標在海外被搶注的企業為中小型企業,實力比較弱小,單獨應對商標搶注糾紛時往往力不從心。“商標搶注案件往往并不是針對一家企業,而是涉及眾多企業,甚至是一個行業。因此,在發生大規模搶注糾紛時,可以考慮由政府或者行業協會出面,抱團取暖,共同應對。”曹中強表示。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ag平台作弊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