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企業出海須注意三大稅務風險

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中國企業逐漸增多,但由于部分企業尚處于境外投資的起步階段,缺乏對地區間經濟形勢、稅法制度等的了解,加之對跨境稅收業務管理了解不充分、處理不規范,導致面臨諸多涉稅爭議和風險。

信永中和(北京)稅務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衛剛告訴《中國貿易報》記者,我國很多企業對東道國稅法和稅收協定情況不熟悉,沒有構建起完整的海外項目稅務管理制度,很多海外地區法律不確定、稅收征管手續復雜,稅務風險較大。企業只有做好規劃,才能規避境外稅收風險。

不少走出去企業在境外設立平臺公司或收購主體的初期,因沒有發生實際經營性業務而忽視了納稅申報義務。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收管理科李睿建議中國企業在對外投資前,針對其交易內容、交易所在地、合同標的等信息,熟悉東道國的管理規范,注重遵守當地的稅務合規要求,按當地規定做好日常稅務管理工作,最大程度提高境外稅收遵從度。還可以選擇協商程序解決涉稅爭議,從而減少花費不必要的稅務成本。

此外,在實際操作中,一些走出去企業在進行跨境納稅申報時,常常自行理解相關稅收制度和規定,由于對政策存在誤判,導致少繳稅款或其他稅務風險。

李睿舉例說,深圳A公司是主營三類醫療器械的中型企業,為提升技術優勢,委托瑞士B公司進行技術研發。雖然,境外委托研發的業務屬于免稅范疇,但是A公司隨后開展了與B公司的收購談判工作,并初步達成對B公司的收購協議。對此,A公司認為收購行為屬于公司內部投資行為,無須第一時間報告稅務機關。因此,A公司雖對境內稅務機關申報了對外支付委托研發的相關備案,但并未告知其收購B公司股權的情況。從稅務角度分析,如果該委托研發服務是A公司對B公司完成收購行為后完成的,則該筆服務構成了境外關聯交易,稅務機關需深入核查其交易的真實性,以及A公司是否對該筆關聯支付在企業所得稅中進行了稅前成本扣除。后瑞士稅務機關對A公司與B公司的技術轉讓協議和收購協議產生了質疑,并發起反避稅調查,導致A公司的相關收購業務與技術研發項目都陷入了停滯。

很多境外稅務機關,常采用談判和互動的方式解決企業涉稅問題,對于企業未主動申報關聯信息或其他重要信息的行為,給予的稅務處罰往往較重。因此,李睿建議企業主動告知稅務機關其海外收購信息與經營情況,避免產生由于關聯交易而導致少繳稅款或虛列成本的風險。同時,在不了解相關稅收規定的情況下,企業切勿盲目判斷,而應第一時間咨詢稅務機關或涉稅服務專業機構,尋求專業的政策支持。

重復征稅風險也是企業跨境稅務方面的常見風險。錦弘財稅有限公司經理楊明曉向《中國貿易報》記者介紹說,重復征稅風險指的是各國在各自行使稅收管轄權時,會造成對走出去企業的同一筆所得重復征收企業所得稅的情況。我國采用“抵免法”消除國際間重復征稅,即企業取得的境外所得直接繳納和間接負擔的境外企業所得稅性質的稅額,可從其當期應納稅額中抵免。但是在特殊情況下仍然不能完全消除重復征稅問題,特別是企業被對方稅務機關轉讓定價調查調整補稅,將面臨雙重征稅的問題。

“企業可以利用雙邊稅收協定化解涉稅風險。不同稅收管轄權地區之間通過簽訂稅收協定分配跨國經營及投資所得的征稅權,從而提高稅收確定性,并通過開展稅務合作與雙邊磋商解決涉稅爭議,保障納稅人的合法權益。”楊明曉表示。

據了解,目前我國已與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避免雙重征稅協定,稅收協定能夠在多方面給我國納稅人境外投資經營等活動提供幫助和支持。比如常設機構利潤歸屬、非歧視待遇、啟動相互協商程序解決稅收爭議等。

楊明曉表示,我國企業在境外如果應享受而未能享受協定待遇,或遭遇稅收歧視等其他涉稅糾紛,可依此向我國稅務機關提出相互協商申請。當我國稅務機關接到企業提起協商申請之后,會進行分析判斷,如覺得境外稅務機關確實違反或者有可能違反稅收協定,就會向對方提起相互協商程序,最大限度地保護走出去企業的稅收利益。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ag平台作弊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