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進口品牌大增 迫國內產業提升競爭力

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前夕,京東大數據研究院發布了《尋路中國消費市場——2019“進口品牌”消費趨勢報告》。從進口品牌的增幅情況來看,墨西哥、葡萄牙、愛爾蘭、澳大利亞+新西蘭、俄羅斯、以色列、意大利、越南、法國、智利等進口國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下單金額同比增幅均超過了80%,其中來自墨西哥、葡萄牙和愛爾蘭的進口品牌及商品的下單金額同比增幅分別達到了641%、519%和377%。

此外,電商連接“網上絲綢之路”,開放、崛起的中國市場也為“一帶一路”合作國家提供了新的經濟增長點。報告顯示,2018年,韓國、意大利、新加坡、奧地利、馬來西亞、新西蘭、智利、泰國、印度、印度尼西亞,是線上交易領先的“一帶一路”進口國。據了解,當前電商平臺交易已在我國進出口貿易中占據了相當的比重,開放的中國市場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進口品牌,電商平臺也已經成為連接進口商品與中國消費者的重要橋梁。

對此,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表示,進口品牌對于國內的市場供給,以及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都會產生積極作用。從市場的角度來看,進口品牌的到來,為中國市場培育了一大批消費者。隨著進口數量種類不斷增加,市場累計的規模也會越來越大。需求的增加,會促使中國企業創新發展,研發、生產和制造同類產品,從而使國內相關產業做大做強。

據了解,2019年中國在全球新申請專利的數量連續9年位居世界之首。“在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過程當中,中國通過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能夠實現更好的技術溢出效應,進一步增強中國的國力,實現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在趙萍看來,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創新。在進口不斷擴大的過程當中,技術溢出效應不斷形成,對于國內的創新發展會產生十分積極的作用。

她還介紹,隨著中國消費升級的步伐不斷加快,很多需求可能無法通過國內的生產得到全面滿足。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個季度,第二產業占GDP的比重只有39.8%,而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是54%。服務業對GDP的貢獻率達到60%以上,第二產業的貢獻遠遠低于第三產業。這就說明,在產業升級的過程當中,服務業占比在不斷上升而制造業占比在下降。在這樣的背景下,很多大公司通過全球資源配置,以進口的方式可以更好地滿足國內消費升級的需要。此外,由于地理環境、交通條件等各方面因素限制,世界各國特色優質產品也不一定都能夠在中國生產。因此,進口產品可以滿足當前中國消費結構升級的需要,讓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更易實現。

趙萍強調,實現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積極擴大進口。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不僅要在對外貿易方面實現“大進大出”,更要向“優進優出”轉化,打造貿易強國。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原所長任興洲則表示,舉國家之力主辦進口商品博覽會,在世界上中國是第一個。這表明了中國擴大開放、讓世界各國共享13億人口大市場的決心信心。擴大進口是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題中應有之意。這些年來,我國在供給側出臺了很多政策,進行了很多優化,但是僅憑國內商品依然不足。將國外的商品,特別是質量好、性價比高的品牌商品引入到中國,可以豐富中國市場的消費內容、優化商品和服務供給結構,促使國內消費發展到一個新的層次。任興洲認為,從改革開放40年取得的成績和經驗來看,開放越早、市場競爭越激烈、越充分的行業,其制造能力越強,發展越快。如今國外高質量商品進入中國,能夠促進市場競爭,可以大力提升中國商品的安全、綠色和環保水平,倒逼國內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制造業升級,促進產業提質增效再上新臺階。進口商品的不斷增加,也將促使我國在進口政策方面進行調整,讓進口政策更加完善、更接地氣,開放度更高。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常務理事,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認為,隨著進口的增長,國內市場環境有望更好。大量國外品牌商品涌入國內,可以實現優質商品對劣質商品的驅除,凈化國內市場環境,樹立良好商業誠信。這對于消費權益的保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高質量的需求,具有積極的意義。擴大進口也使中國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并在國際市場產生示范效應。世界各國借此可以同步分享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帶來的機遇,這也彰顯出我國進一步對外開放的胸懷,對樹立我國良好國際形象,謀求更好自身發展,改善外部環境非常有利。

徐洪才說,進口的大幅度增長對國內廠商在標準和質量層面會產生一定的壓力,但這個壓力也可以變成動力。以此為參照,可以帶動技術進步、產業轉型升級、新舊動能的轉換。對于我國未來供給側優化、提升供給質量均有益處;也有利于促進我國在政策和規則層面同國際接軌。

徐洪才表示,我國新一輪的改革開放是從過去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轉向制度和規則層面的提升,是一種高層次、高水準的對外開放。因此,這就迫使國內必須全面依法治國,讓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朝著市場化、國際化、高標準的方向邁進。未來,中國將在更加開放的環境里,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來彌補某些自身條件的不足。而這也將不僅局限在生活性消費品方面,更多的中間品將通過進口方式滿足國內的生產性消費需求。廣泛的國際分工,也將有利于我國產業從中低端向中高端邁進的過程中彌補短板,利用外部資源提升整體競爭力。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ag平台作弊截图